吃汤圆
作者:王惠芬
时间:2月24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606 文章ID:1272

    “卖汤圆,卖汤圆,小二哥的汤圆是圆又圆。一碗汤圆满又满,三毛钱呀买一碗,汤圆汤圆卖汤圆,汤圆一样可以当茶饭……”大家耳熟能详的《卖汤圆》歌曲,每逢正月十五元宵节这个吃汤圆赏灯的节日,就大为流行,在我耳边响起。小时候吃汤圆的情景,又好似近在眼前。
    
    我的记忆里,和父母在一起生活的日子,平时是吃不到汤圆的。因为那个年代没有市场,也买不到水磨汤圆粉,只有过年,大人们才会忙着制作。
    
    制作汤圆粉,母亲是很辛苦的。父亲在外地工作,母亲带着我们兄弟姐妹在农村生活。进入腊月后,母亲将几斤糯米泡在清水里,要泡上两三天,中途换几次水。然后,捞起米,把水沥干。母亲将石磨安装好,一个丁字型的手推架,一头用粗绳系到房梁上,一头固定在石磨上。母亲双手两边扶着丁字架,从左到右转圈推磨,我负责往磨眼里放糯米。母亲推一圈,我放一次,动作要快,还不能放多。石磨下面用一个大盆接着,盆里放上稻草灰,上面再放一块大棉布。就这样,一圈又一圈,米浆从石磨的周围往下流,流到棉布上,水分被稻草灰吸去。不知推了多少圈,母亲累得满头大汗,胳膊酸痛,仍然不知疲倦地推着。我让母亲休息一会,想换母亲推磨,可是,扶着推架却推不动,这推磨是非常费力的。为了让我们能吃上汤圆,母亲不辞辛苦,休息一会,接着又推,无数次竭尽全力让石磨转圈,总算推完了。
    
    接下来,母亲开始下一步的制作。等到米浆水分差不多被吸干,母亲连布提出来,放入大竹席上,铺开,晒上几天,直到晒干,然后,用坛子装好,等到过年吃。我们家并不是等到正月十五吃汤圆,而是正月初一早餐就吃汤圆,这意味着新的一年开始,生活团团圆圆,甜甜蜜蜜。母亲将汤圆粉用温水和成面团,搓成圆圆的汤圆,那时的汤圆是不包馅的,其实,是没有什么馅可包。然后,锅中水烧开,放入汤圆,待到汤圆在锅中翻滚浮起,就熟了。母亲将汤圆盛到碗中,放入一勺白糖。
    
    汤圆端上桌,热气腾腾,香味四溢,我迫不及待捧起碗,夹一个,轻轻咬上一口,雪白的汤圆黏黏的,柔柔的,在舌尖上滚来滚去,再喝一口甜甜的汤,实在太美味了。汤圆成为我的最爱,我一直都很喜欢吃。待到正月十五晚上,妈妈又会给我们每人煮一碗汤圆,让我们享受元宵节的快乐。然后,我们提起灯笼,和小伙伴们玩灯、观灯,留下春节美好的回忆。
    
    后来,我离开了父母,加入到石油工人的队伍,参加一个又一个石油大会战。玉门油田、江汉油田、胜利油田、江苏油田,艰苦的会战生活时期,我们虽然没能吃到元宵节的汤圆,但为了找油找气,干劲十足,工作如火如荼,以大庆三老四严的作风,以“宁可少活二十年,拚命也要拿下大油田”的铮铮誓言,不怕生活艰苦,不畏工作苦累,几十年如一日,为油田奉献青春年华,无怨无悔。
    
    随着油田的发展,随着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,我们石油工人的生活也越来越好,各种节日的气氛也越来越浓。现如今,超市里有包装成袋的水磨糯米粉,更有口味各异的袋装汤圆,黑芝麻馅、豆沙馅、鲜肉馅等等,三全、思念、安井、佑康、湾仔码头等品牌尽有尽有。前几天,我在扬州过春节,到麦德龙买了一袋三全牌黑芝麻馅汤圆。早餐,我煮了汤圆给家人吃,都说黏黏甜甜,味道鲜美,好吃。
    
    又到一年元宵节,汤圆的清香又漂浮在油区的村庄,漂浮在油田的井站,漂浮在我们的心中。我珍惜今天想吃汤圆就吃汤圆的幸福生活,也常常忆起母亲为我们水磨汤圆粉的难忘岁月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2-02-18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