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波一族
作者:邓遂平
时间:1月25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3812 文章ID:1269

    自从调到真武上班后,来往于扬州和真武之间便成了生活的一部分。
    
    刚开始每次往返都是自己开车,可是一个月下来,路上的风险不说,仅油费、高速过路费就是四百多元,如果长期下去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同事建议我要节约,平时可以乘顺风车,并介绍了油田的拼车群。于是加入了一个“奔波一族”的拼车群。
    
    从此我也成为奔波人群中的一员。群里一般都是开车的人提前发布自己车辆出发和回来的时间地点等,想乘车的人根据自己时间约车。乘车的大多是油田人,不管认识不认识,上车后都会自觉地扫码交10元钱,也是给开车的人一点油费补贴,这种互助的方式也降低大家来回的成本。
    
    有不少拼车的是一线员工。由于他们工作在野外,乘顺风车也要赶时间,常常从值班车上下来就急匆匆又去赶顺风车。他们有些人是刚放下手中的管钳和扳手,从井上回来,带着一身的疲惫,甚至还没来得及换掉工服。有时候虽然约好了时间,但是由于从井上回来的路上遇到特殊情况,会耽误一点时间。每到这个时候,车里的人也会耐心地等一等,毕竟大家都是油田人。
    
    如果乘车的是同事,他们便会分享起工作中自己做的比较好的事情,还有那些工作没做完,一路谈到扬州,仿佛工作是一个永远谈不完的话题。从井上回来的人谈的更多的是那些老井的恢复,新井的投产以及一些特殊井的参数等。在去年扭亏脱困的关键时期,油井、产量成为大家永恒的话题。
    
    顺风车也有不顺利的时候。有一次我跟别人约好了拼车,可是等上车时,开车的居然问我是不是约过她的车,我拿出电话给她看,她猛然想起今天多了一个人,遇到这样糊涂的开车人也没办法,无奈我只好自己找别的车回去。
    
    近几个月由于真武高速路口维修封闭,许多车辆都只能绕道走邵伯。尤其到傍晚时,邵伯到江都的一段路特别拥堵。那天正是周末,按时拼到车后,在回去的路上堵了近两个小时。回到家时远远就听到孩子在昏暗的楼道里喊“爸爸”,走近才看到孩子背着书包已经在家门口等了好久,心里涌出的是一阵内疚。
    
    拼车久了,我了解到,油田拼车群里的人到扬州大多集中在石油城、京华城以及石油山庄这几个方向,大多数人回扬州的目的都是为了孩子上学,或者照顾老人。有的人为了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,把孩子送到城里上学,从孩子上初中就开始拼车,一年四季无论工作多么辛苦,他们下班后都会毫不犹豫地乘顺风车回家,常年都奔波在两地之间,除了节假日从不间断,直到孩子上大学才轻松一点。有的人为了照顾家里生病的老人,就这样风雨无阻地每天来回,不是在回去的路上就是在上班的路上,从他们脸上看不到丝毫的怨言,有的只有执着和坚定。
    
    油田人的奔波一族,默默奔走在两地之间,肩上挑的一头是油田的发展,一头是家庭的责任 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2-01-14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