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朋友是“女汉纸”
作者:听枫
时间:3月26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586 文章ID:961

    年前时候,某同学拉我进了一个微信群,驻足一看忍不住乐:一片“花”海,其间只零星几颗帅“草”,典型的花比草多,草比花少。

    恰逢年关在即,又是久违的“少年”同学,话题那叫个多,思维那叫广,气焰那叫个嚣张。几株 “物以稀为贵”的帅“草”,自知不是自己的天下,只能华丽丽地“潜水”,偶尔吐个泡泡,证明自己还“活着”。

    家长里短,是女人永远的话题。从事餐厅管理的“萍水相逢”,女神一般在雾霾的晨、漆黑的夜早出晚归,小脸小手冻得僵硬也没妨碍她在群里“活蹦乱跳”,今天谴责不道德行为,明天呼唤良知的回归。冷不丁儿还会预报下餐厅的伙食,号召大家不买贵的,只买对的。常常的,别人尚在幸福的被窝里冬眠,她一句“大家好,我上班去了”,让人觉得好不惭愧,同样是员工,境界咋就这么不同?大过年儿的时候,萍水相逢穿了粉色的新衣,神清气爽地“飞”到单位“上灶”,众“花儿”调侃:过年餐厅做饭给谁吃啊?她一脸得意:基地只要有一个人值班,我们餐厅就会开门。有人忍不住说,你会做啊?她一脸鄙视:我年年参加技能鉴定的好不好?不信过来试吃。

    “薰衣草”在单位修电缆检波器,并不太搀和群里的大事小情,问到她头上,也只是回答在做饭,在洗衣服,貌似干不完的活儿。但是几乎天天,朋友圈里都能收到她发来的链接,修身养性,滋补养生,美文美图,前途前程。只要群里热议的观点,她总能找出可以借鉴和顿悟的“心灵鸡汤”,就像一个幕后的“智者”,随时给你释疑解惑。三八节前夕,单位某通讯员参加了某媒体的主题活动,要提供某女工2岁前和现在的工作照片,主题就是时光这把“刀”对女人的雕刻。她想起了薰衣草,央求我出面让她配合当一把模特,说她很能干,维修技术数一数二,又热爱生活,饭做的好,编织和十字绣非常了得。我想来想去没敢接这个“活儿”,按照薰衣草个性,断断不能答应。果然,小试一把,让她帮我找点报道素材,她断然拒绝:这种事情我才不干,做自己的事,吃自己的饭。言外之意,你少给我找麻烦。

    “虾米几”听上去是一个爱称,实际上就是一个爱称。据说是她妈妈叫她“霞妹子”时候的湖南口音。她是一群人中“天然萌”的那种。年前聚会见她一次,湖蓝色翻袖西服,橙色休闲短裤,一双高筒长靴显得人活色生香,一副欧美街头达人模样。人说相由心生,说的大概就是她这样的。心情豁达,自然外观爽朗,心性美好,自然面目可娇。过节几日,她天天在群里汇报和老公一起作战,赚了父母多少麻将小费,又在婆家挣了多少小叔子的“赌”资,快乐的心情感染了一群花草。开班之后一时没了她的消息,众“花儿”打趣她一定在“摔碗”,摔得老公心疼了就再也不要她洗碗。谁知她突然就冒了出来:我在加班,刚开班就要迎接检查,命苦中。笑声中,大家更加热闹成一片:你若命苦,便是黑天。她朗声大笑:妹妹我就是嫁对了人,万幸万幸!

    “雪落无痕”上学时是个硬梆梆的胖子,岁月的打磨,把她整理成妖娆的瘦子。外形上的变化让其个性也变得扑朔迷离。谁都知道她是个唯儿子第一的女人,为儿子不惜赴汤蹈火。随着儿子第二次高考的来临,她突然收敛泛滥的母爱,一口一个“随他折腾”掩饰着内心的忐忑。她希望儿子成功,又怕不成功之后儿子受到打击,她为儿子取得的成绩欢呼雀跃,又不敢肆意放纵,怕乐极生悲。内心的渴望和外界的压抑无法统一的时候,她选择了运动,在羽毛球场、乒乓球台前挥汗如雨,那时候她脸上的雀斑开始开始跳跃,变得格外生动。

    “若寒”和“仙居临下”,都是教书育人的灵魂工程师。她们时间紧,任务重,常常忙里偷闲在晚上泡脚时分悄悄进群窥探,凑凑热闹,感叹下大家的工作生活。若寒教中学数学,还兼职了学校的财务,常常深夜还没回到自己家里。看着群“花儿”们漫天撒“花”,会忍不住来一句“你们真幸福,我还没回家”。但是不回家的人有不回家人的成就,每逢节假日,她都能收到学生鲜花礼品,为此她就忍不住“得瑟”:再苦再累也值了。

    至于“云卷云舒”,早已不是记忆中那个矜持冷静苍白的小女孩,人家已是很上档次的装潢金牌设计大家,手下是一群朝气蓬勃、热热闹闹的80、90后。她发言很少,干事业的人哪里这么多时间可以“胡闹”?不过她会常常一早在群里留话:最美好的一天开始了。把每天都当做是人生中最美好一天的人,自然心境状态都是最美好的,她成了一群人心中无声的榜样。

    “花儿”们就这样送走了冬天迎来了春天。群“草”们有时“叔可忍婶不可忍”地跳将出来:你们这么嚣张,你们家里人都知道吗?结果众 “花儿”们开始集体卖萌:我们都是女汉纸,不怕不怕啦------
 


文章出处:长发打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