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花飘香
作者:涅槃
时间:5月14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0754 文章ID:674

  母亲喜欢桂花,因此家中院里种了两棵桂树,她认为桂花之美,美在能香,能吃,每到到桂花开的时候,她总是把院子里的桂花采摘回来,处理后做成桂花糕、桂花茶、桂花酒等美食,尤其老人秘制的桂花酿,既保留了桂花的天然香味,又有化痰、止咳、生津的奇效。

  记得那年的秋天来的迟,走的也很匆忙。八月十五的月亮才变成镰刀状,气温就突然从高处落下来,砸的人们有些趔趄,父母为了躲避降温的不适,中秋烫的酒还未冷、月饼的余香还未散,就急急登上了南下的列车,一年的短暂团圆仿佛成了一种象征。望着已进凋谢的桂树,那股霸道的香气,依旧久久弥漫在别墅的院里,仿佛那是母亲特有的气息。

  我患有慢性支气管炎,母亲为我淘了一个有益气管炎的土方子,每天早晚用蜂蜜和蜂王浆,配上甜杏仁、桂圆肉冲温开水喝。母亲说:蜂王浆有股辛辣苦涩的味道,加入少许桂花酿,能把那股怪味盖掉。因此每年秋天母亲从苏州回广东过冬,都会特意为我准备几大瓶桂花酿。每天打开瓶盖,桂花那种浓烈、直白、世俗的香气,犹如母爱之情,虽平平常常却能温暖人心。深吸一口,全身的神经都会突然绷紧,让人在短暂之中,享受长久的安宁和满足。

  我曾喜欢过兰花,喜欢它“若无清风吹,香气为谁发?”的空谷孤清,现在就不免觉得它的浪费;我曾喜欢过梅花,喜欢它“寒梅最堪恨,长作去年花”的傲霜铁骨,有时觉得它在逃避;我也曾喜欢过牡丹,喜欢它“疑是洛川神女作,千娇万态破朝霞”的雍容富贵,但始终觉得它不食人间烟火。

  世间英雄只是少数,可心机甚深,且欲念很重;才子太过浪情;隐士又过寡情。大家都是普通的老百姓,只想着努力做事,孝敬父母,爱护兄弟姐妹,真诚对待朋友,无愧于良心就够了。因此我喜欢桂花,喜欢它直白坦诚的香,喜欢它长久、浓烈、世俗的香味,喜欢它具有多种用途的功效。不像一些花,虽给人留下零落成泥碾作尘的虚名,但没有任何实用的价值。桂花就像我的母亲,辛勤付出,且不大计较报酬,心里却怀着对美好生活的炽热希望。

 


文章出处:广袤大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