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擀面
作者:流流
时间:5月12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1044 文章ID:673

  周末,天下小雨,母亲说,反正今天没有事,不如擀点面条吃吧。

  我看着她和面,擀面,长长的擀面杖在厚实的柳木面板上,一圈圈碾过,像手指轻轻划过岁月的年轮一样,留下时光的安然和不可逆转。眼前的母亲虽然动作还算麻利,但鬓边的白发,依然在悄悄提醒我,母亲已不再是那个走路生风、雷厉风行的母亲了。

  以前,家里种着五六亩地,栽着苹果园,养着牛和羊。父亲不在家,母亲总是小跑着走路。每天早出晚归的,很少有闲着的时候。但每到阴天下雨,无法出去到地里干活的时候,母亲总爱做些手擀面给我们吃。那时候,年轻的母亲似乎有着无穷的力气,面活得劲道,面团揉得光滑,面皮擀得也薄,擀好的面皮叠好,挥起菜刀,啪啪的刀声中,一根根细长的面条应声而出。那一气呵成的气势总让我觉得母亲像一个武侠小说里的绝世高手,而我看的常常会忘了往灶膛里添火。母亲切完面条,看看水还没开,总是把我撵到菜园里摘点西红柿,而自己继续烧火。得到将令的我往往会推开菜园的竹篱笆门,在园子里玩上一阵,追赶金黄菜花上的一只黄蝴蝶,直到母亲不耐烦的催促,才慌忙摘几个西红柿匆忙而去。

  等到面条下好了,盛上一碗,端在院子里的小饭桌上,夏日午后的阳光,明媚热烈,几只母鸡在桌旁咯咯的啄食。院子里大大的梧桐树那茂密的树冠正好给了小饭桌一片阴凉地。一阵清风吹过,拂去额前的汗珠,大口大口地吞着面条,劲道和爽滑在入口的一瞬间完美融合,再加上西红柿的酸甜,那是一种无法言诉的味道。每次,我吃完后,母亲都会问我:“闺女,妈做的面条好吃不?”我总是很豪爽地说:“那当然,我妈做的面条能不好吃吗?”那场景、那滋味总是让我难以忘怀。

  如今,虽说家里的条件好了,许多美味佳肴也早已都尝过,但是还是最喜欢母亲做的手擀面。手擀面,虽然简单朴实,但因为是母亲所做,那特别的味道总是让人难以割舍。就像不久前在网上看到的一首歌词所写一样:“手擀面啊手擀面,妈妈的念叨你是否常听见,那些佳肴美味虽然香甜,还是最想念妈妈做的手擀面”。妈妈的手擀面,永远难忘。
 


文章出处:清风狐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