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情故事
作者:涅槃
时间:10月18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0913 文章ID:600

  我几乎是在惊愕中知道了这一切,两个多小时的长途,从无形的电波中能体会到对方无奈的长叹。他用等同自杀的方式埋藏了可悲的幸福,而可悲的一幕恰恰这来源于一场误会。

  他们是从小学到初中的同班同学,初二那年,这个男孩喜欢上那个女孩,校园的爱情是单纯的,单纯的幼稚、可笑。就因为女孩那件独特的红色条绒上衣和出色的学习成绩,男孩在剂量微弱的荷尔蒙驱使下,用自己的方式去追那个女孩,拼命用功学习,却故意以不交作业来引起女孩的注意,可女孩不懂这一切是为什么,反而常常把他的丑行报告给老师。

  初中毕业,那个女孩随父母工作调动离开了男孩,他的心随女孩走了,不断写信询问和女孩一同转学的发小,可女孩的消息由多变少,又少变无。男孩明白了,他的铁哥们近水楼台,横刀夺爱,抢走了他的白雪公主。男孩失落了,变得不爱学习,高二最后一个学年,从尖子班滑到了差班,并和班里的坏学生在一起,学会了抽烟喝酒,摸女生的屁股,逃学浪迹到社会那些污浊的场所,这种放荡的代价自然是高考落榜。

  男孩上技术工人学校后,开始反思自己放任不羁的言行,定格自己的人生,很快改变了生活的态度,重新找回了丟失在角落的高中课本,在别人谈恋爱、比时髦服饰的过程中,他读完了两个函授学院的大学课程,成为一个才华横溢的艺术家。

  男孩认为应该选择所爱的,爱自己所选择的,何况已经用行动证明自己没有让那个女孩失望。于是长途跋涉去找那个女孩,可面对女孩自信、傲慢的眼神,他又胆怯了,只能含蓄的问女孩是否想过离开这个并不发达的城市?女孩告诉他,她喜欢这里,不愿去任何地方。此时,男孩一下明白了,他的判断是对的,女孩已和他的发小成了恋人,只是碍于面子不说罢了。

  没有枯涩的泪水,也没有遗憾,男孩知道那将是一场告别。他决定惩罚那个女孩,娶了一个自己并不爱的女人,并常常出入于歌厅酒吧,用高度酒精麻醉自己,儿戏般的婚姻只能在弥漫的家庭战火渡过。后来,男孩又闪电般完成了两次短暂的婚姻。

  有些人会一直刻在记忆里,即使忘记了他的声音,忘记了他的笑容,忘记了他的脸,但是每当想起他时的那种感受,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。假期的同学聚会,他们又一次见面了,让男孩吃惊是,那个女孩的丈夫并不是他的发小。原来那个铁哥们压根就没有看上过这个女孩,也没有转达过男孩的情书,铁哥们自以为是,认为他们不在一座城市,不可能在一起。

  其实女孩的婚姻也不幸福,丈夫是父母着的主,彼此没有感情,脾气暴躁,她多次在家庭暴力下受伤,对生活几乎绝望了,更不知道男孩的心思。面对深爱自己的男孩,回想自己的不幸,女孩哭了,因为知道太晚而哭。男孩哭的更厉害,后悔自己太不自信。女孩责怪说:人有信心不一定会赢,但没有行动注定要失败。男孩也无奈的回答:时间没有等我,是你忘了带我走,。

 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男子勇敢提出和女孩走到一起。可女孩犹豫了,她觉得自己已经成了黄脸婆,而男孩却那么优秀。男孩真诚的说:鲜花再好看,迟早会凋谢;枝干虽平常,却随时光的增长变得粗壮,撑起了一片为他人挡风遮雨的天。

  女孩柔柔的说:我已经封闭了情感的闸门,为了孩子,为了父母,我无法取下身上的枷锁。当她背身离去,突然泪流满面。那些眼泪,不是为了爱情,不是为所失,那是为逝去的时光,岁月真是个坏东西,它让人不敢审视自己,让人变得麻痹。

  两年后,女孩退休了,闲谈之间,同学们告诉她,那个男孩死了,女孩呆在那,心里说不出的苦涩,忙问:怎么死的,是自杀吗?原来他们分手后,男孩又开始吸烟酗酒,成夜成夜不睡写东西,本来就有心脏病,在麻木中,让能量不足的身体加速了燃烧。直到一次一连几天男孩没有去上班,单位的同事才知道他死在家中的床上,怀中还抱着笔记本,处理遗体时,电脑的电源还没关,他在写着自己和那个女孩的爱情故事,只是这个故事没有了结尾。

 


文章出处:广袤大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