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乡——那木槿盛开的地方
作者:桃林深处
时间:9月28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2146 文章ID:594

  濛濛的细雨总是相连着秋思,夜里一阵秋风伴着疾雨,不用开窗就听到了秋声。落叶带着雨滴打着旋儿的落下,一丝丝凉意透着缝隙挤了进来。昨日还是艳阳高照,酷热难忍,然清晨起来,气温陡然降了很多,想起今天是中秋佳节,秋风秋雨秋意凉,不由得使人徒添思乡的愁绪。

  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和父母在一起过中秋节了,似乎从工作离家后在这个日子没有和父母团聚过。刚参加工作时,因为路途遥远、交通不便、假期短回不了家。现在,中秋作为法定假日有了时间,可孩子学习任务繁重,仍然成了回不了家的理由。很羡慕周围的朋友同事们,每逢节假日有一个可以享受亲情温馨的地方,可我们一家三口总是冷清的没有去处。平常的节日对于我们来说,已然没有任何感觉,可怜孩子从小到大没有多少玩伴,没有什么地方可去,愈发显得孤单,这或许就是生存在城市里的一种冷漠的无奈。

  总是奇怪自己,岁月渐行渐远,思乡的情绪却有增无减,不知道思乡的路对我来说还有多远,想起远方的父母,此时他们在忙碌什么呢?拨了电话,耳旁传来父亲苍老的声音,鼻子不由得有点发酸,和父亲说孩子要补课不能回家了。父亲关切地问:“你们怎么过节呢?”“我们简单,已经习惯了 ”我回答道。很想问问屋后小路旁那一排木槿花谢了没,想到父亲不会明了我的意思,也就作罢。这个问题我前几天也问了老公,现在木槿花还在开吗?老公说不知,想想他也断然不知我问的意思。只是一个月前回老家,当车拐上屋后的小路时,猛然见得路边一排在夜风中盛开的木槿,很是奇怪,在家乡已经很多年不见这种花了,在我印象中,还是儿时存有木槿的记忆,路边菜地的围墙就是用这种紫色的木槿树围成的,不知为何后来渐渐就没有了它的踪影。回老家前几天陪女儿旅游时,在异国他乡见到了木槿,当时感觉就特别亲切,在那里木槿称为无穷花,取之无穷无尽的意思,被当作国花。

  我很好奇地问了母亲,何时载种木槿的?母亲说还是前年去看服兵役的侄子,在路边见到它,无意中折了一段枝桠,带回家栽种,后来渐渐就繁殖成这样,母亲还说这种花好栽好活,生命力顽强的很,想起在异国为何将之称为国花,也就不觉得奇怪了。

  这段日子时常想起摇曳在家乡夜风中的木槿,无论是在城市乡村,还是异国他乡,还有在高邮人的文字里,总是那么顽强的绽放她的花蕊。虽然它不美丽,也不芬芳,想起它,我就像望见了思乡的路,望见了梦中记忆的地方。想起它,想起它风雨无催的顽强,也体会到在逆境中感受希望。

  窗外的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,一边忙着家事一边开着收音机,电台里播放的全是关于月亮和思乡的话题。中秋月儿圆,同一星空下,今晚,这样的天气又不知有多少人断然是不能赏月了。突然听见电台里播放着一首熟悉的歌曲,白雪的《回家》,不禁呆呆的停下手中的活,望着窗外,是啊,尽管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,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,思乡,那木槿盛开的地方。
 


《回家》



  我走在清晨六点无人的街带着一身疲倦
  昨夜的沧桑匆忙早已麻木在不知名的世界
  微凉的风吹着我凌乱的头发
  手中行囊折磨我沉重的步伐
  突然看见车站里熟悉的画面
  装满游子的梦想 还有莫名的忧伤
  回家的渴望又让我热泪满眶
  古老的歌曲有多久不曾大声唱
  我在岁月里改变了模样
  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

  那刻着我的名字年老的树是否依然茁壮
  又会是什么颜色涂满那片窗外的红砖墙
  谁还记得当年我眼中的希望
  谁又知道这段路是如此漫长
  我不在乎有没有梦里的天堂
  握在手中的票根是我唯一的方向
  回家的感觉就在那不远的前方
  古老的歌曲在唱着童年的梦想
  走过的世界不管多辽阔
  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

 

写于2010-9-22


文章出处:桃林深处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