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忆中的青涩时光
作者:一棵森林
时间:7月29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2173 文章ID:572

  班组新分来一个小姑娘,瘦瘦小小,秀气腼腆。

  班长在把我们介绍给她时说:“可以喊师傅,也可以喊阿姨!”

  小姑娘被班长逗得扑哧一笑,然后跟着班长上井去了,穿着新发的工衣,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。

  然而中午我巡井回来,就见小姑娘一脸郁闷地在擦工衣,原来她跟着班长换盘根时,一不留神,喷的身上都是油。望着小姑娘黯然神伤的面容,我安慰道:“我刚上班时还糟糕呢!”

  回想自己刚参加工作的那段时光,是十多年前了吧,青涩、幼稚,却又满载着梦,就像一只刚长了翅膀的燕子,想要飞却总是一路跌跌撞撞。
  也是这般一个流火的七月,刚参加工作的我就赶上一次新井投产,我激动的一夜无眠,想像着那该是怎样一个激情沸腾的场面啊!

  第二天在现场,我兴奋地跟着师傅准备工具,然而到井场我就傻了,经过连续的阴雨,井场已如一个沼泽地,抱着工具的我陷在淤泥里,动弹不得。我不敢呼救,因为每一人都在忙碌。

  终于有人眼尖,发现了我,“快派辆吊车来啊!把小姑娘吊出来!”,他那夸张的语调简直让我成了大家的笑柄。

  师傅唯有停下手中活,到井场中央,拉着我,一脚一脚地从淤泥地拔出来。没有出上一分力,反而帮了倒忙,我的第一次上井经历就这么灰溜溜地结束了。

  当我终于开始能胜任自己的工作,然而没几年,因为命运中的一次机缘,我来到试采一厂转岗当了一名采油工。

  一切又要重头开始。如火的夏季,我手忙脚乱地跟着师傅穿梭于各个井场。没几日,就蓦地发现自己一身新工衣面目全非。开始有人嘲笑:“怎么别人的工衣都是干干净净的,你咋就像从油堆里爬出来的?”

  真是羞愧啊!我开始明白,在采油队,工衣脏,只能说明一个问题——那就是技能不熟练。

  后来我终于能顶岗了,也有了自己的承包井,兴奋的不能自已。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天,是我值班,我巡完井就想着到自己的承包井上去干活。

  当我到库房拿工具时,却发现库房门怎么也打不开,我一使劲,库房门开了,可钥匙却断在锁里了。这下闯祸了,这门关不上,库房里那么多东西丢了可咋办呀?

  我只有打电话告诉班长这个坏消息,班长一听简直恼火:“好好一个星期天,你值你的班,去干什么活呀!”

  班长虽然发脾气,但还是打电话给队上的值班干部。库房门是那种暗锁,于是值班干部带了焊工,把旧锁割下来,重新安装新锁,程序相当复杂。大热天的给别人添了麻烦,那时我心里真是相当内疚。

  一恍十多年,时光如沙,悄然从指缝间滑走。在那宛如青苹果一样的青涩岁月里,挫折从来就不是打败人的理由,心底的记忆,有痛,有泪,有韧性,也有坚持。站在人生的路口,回顾过去,此刻我能做的就是珍惜,珍惜,再珍惜,珍惜正在我手中握着的时光。
 


文章出处:一棵森林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