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燃生命里的那盏灯
作者:梅子
时间:6月14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902 文章ID:553

  又到一年艾叶飘香,粽子堆满小桌的日子,往年的端午节都是母亲和哥哥们一起陪着我度过的,而今年的端午节我却吃不上母亲亲手为我包的瘦肉陷棕子了。那一天刚下班就接到母亲焦急的电话声,电话声音是那样的嘈杂,那样的遥远,此时心里阵阵的酸楚,莫非是老舅真的不行了,母亲这才焦急的踏上了回武汉的客车。

  打小就随父亲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故乡---湖北,二十多年头一回见到舅舅是我刚刚成家的时候。记忆中的舅舅是个浓眉大眼的军人,在三峡工程里算是个小头目式的人物,光阴似箭,无情的岁月和病痛将当年帅气的舅舅,改变得如此苍老,佝偻的背影简直让我无法相识,只有那永远也割舍不断的亲情,将两代人的心拉紧紧的连在了一起。听母亲说,老舅这是第三次动手术了,由于胃部的病变他不得不靠小肠来吸收营养。当亲人们依偎在老舅的病床前时,这个七尺的男人第一次流下了眼泪,豆大的汗珠与泪水瞬间打湿老舅的脸旁,也许是亲情感染了他,也许是他还有更多的梦想还没有实现,也许他还不知道失去了他的老伴该怎样度过余生。

  想起这,泪水不禁在我眼里打转,面对生老病死,人是脆弱的,从起点到终点,犹如一场梦,更像是一盏点燃的蜡烛,刚刚燃起的时候是那样的明亮与灿烂,到了该熄灭的时候也会戛然而止。即是这样,我仍在心里祈祷,老舅会好的,一定会好起来的,因为记忆中的舅舅是顽强的,是健硕的,有我们的爱相随,有我们的亲情一定会温暖老舅那颗渐渐冰凉的心。

  当棕叶飘香,小麦收获的季节,我唯有在岗上悄悄的把诚挚的祝福带给远方的舅舅,以捎去我深深的牵挂与祝福。

文章出处:梅子的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