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的味道之上世纪70年代:井场为家
作者:顾晓林 口述 刘亚青 整理
时间:2月4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725 文章ID:347

    那年,应该是1972年吧,我刚刚16岁,上午还在课堂里读“为人民服务”,下午就被招到了长庆油田32团4分部4连2123队钻井班当学徒。没干几天就赶上过年了。那年的雪好大呀,西北风呼呼的,看看外面白茫茫一片已经找不到回家的路,再看看手里怎么也捏不成的饺子,和我一般年纪的几个女孩子都哭了,弄得我鼻子也是酸酸的。
    打那以后我连着六个年都是在工地上过的,从河北到东北到天津再到河北,年年风雪交加,年年记忆犹新。就说1973年年三十吧。在东北盘锦的朝北河,可能是冰冻的河面被前面的车压裂了,我们的一辆油罐车行驶中突然咔嚓一声就沉了下去。队上赶紧派一辆钻机车来拖,没想到这辆钻机车吃不住劲也沉了下去。再来一辆钻机车,还是被带沉了。队领导眼睛都红了,嘶哑着嗓子吼叫:共产党员、突击队员跟我上!”从上午到下午,再从晚上到新年,没有人吃饭,没有人喝水,当三辆车都从水里拉出来后,好多人倒地就睡,还是附近的村民帮着一一抬回了村子。零下30多度的气温把每个人冻成了冰人,要脱衣服还要等衣服先解冻。老百姓们感慨地说,难道搞石油的个个都是铁人吗?
    岁月如梭。那年、那月、那些事儿随着岁月的老去也渐渐模糊了。但我相信,所有和我一样经历过的人都不会真正忘记,毕竟,那是我们最初的一段成长经历,是我们用青春和热血咏唱的最美的一段人生赞歌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09-1-25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