儒雅君子:梁实秋
作者:在水一方
时间:1月9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2273 文章ID:334

――读梁实秋散文集《雅舍小品》随感


  有天,在超市图书货架的角落里我无意间觅到了这本封皮印有白色碎花、却有些泛黄、已被打对折的书。兴许是不太入时的装裱,还有那个在现代人心中些许久远的名字让人敬而远之吧。而我却豪不犹豫将它买回,从此,《雅舍小品》成为我案头每天必翻的一本书。

  鲁迅曾言:信手拈来,涉笔成趣,嬉笑怒骂,皆成文章。在《雅舍小品》中, 梁先生亦谐亦趣,旁征博引,纵横捭阖,中西逢源的文风,呈现给读者的是先生从容、自信、雅致的生活态度。据说这部作品风行全世界,先后印出300多版,曾创中国现代散文著作发行的最高纪录。在书中,先生的每则散文其内容大多来自生活琐事,写男人女人、小狗小猫、下棋麻将、理发洗澡、吸烟 、喝茶、烧饼油条,风水,天气,而先生信手拈来即能妙笔生花,将在生活中的所感所悟借助些许小 事娓娓道来,道人之所不能道,或将人之所能道者道至极处。而其想象力更可谓之“精骛八极,心游 万仞”。经常翻阅,先生一些诙谐幽默的 经典名句我即可以脱口而出:譬如他写女人--“女人确是比较富于说谎的天才”,写女 人打毛衣--“至于几根蔑棍,一上一下地编出多少样物事,更是令人叫绝。”写男人- -“男人令人首先感到的印象是脏”、“有些男人,西装裤尽管挺直,他的耳后脖根, 土壤肥沃,常常宜于种麦!”,写打麻将--“贵在临机应变,出手迅速,同时要手挥 五弦目送飞鸿,有如谈笑用兵。”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让人读后时时齿频留芳。先生散文以小见大,从不板 起面孔教训人,更不故弄玄虚。平实之间,灵性自现,智者益其智,贤者益其贤,而 不肖者对号入座自然不免悚然自惭。每当忙碌了一天,静下心,我总不忘去阅读放在案头伸手可及处先生的雅舍散文,或拍案称奇,或会心一泯,或忍俊不禁而开怀大笑。让疲惫的心顿时轻松了许多。难怪有文友读了先生的散文后与我同感道:梁氏散文正是一副让人消脾气的“清热去火丸”。

  说梁先生是儒雅君子,当然还与先生令世人叹服的儒雅情怀是分不开的。当年,先生所谓的雅舍,实际是1939年先生随教育部中小学教科书编委会迁至重庆北碚,在那购置的一栋平房。在先生看来雅舍虽看上去瘦骨磷磷,单薄得可怜却自有它的个性,有个性就可爱:一是地势较高,得月较先,便于欣赏自然美景;正如李白诗云: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;苏轼赋曰:惟江上之清风,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声,目遇之而为色,取之无禁,用之不竭。先生的情趣亦真在于此;二是陈设简朴,易于安排,最能彰显主人个性。据说先生住进后,宾客盈门,骚人墨客,常聚会于此,吟诗作画,弹琴对弈,热闹非凡。应该说,在雅舍蛰居的七年,是先生志趣与所从事的学术和文学事业最为辉煌的岁月。即便“雅舍”在物质形态上的简陋、破旧、荒凉、坎坷,都没有改变先生释然、达观。温文尔雅的名士风范。

  孔子云:“质胜文则野,文胜质则史,文质彬彬,然后君子。”纵观先生的《雅舍小品》,集中体现了一个“雅”字,即在思想感情上的高雅的志趣和恢弘的雅量,在语言风格上的典雅的文气和蕴藉的辞采,在这里,先生“文质彬彬”的儒雅风范清晰可见。

 


文章出处:吾爱吾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