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捎话到有事QQ我
作者:芳兰
时间:12月1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928 文章ID:312

  上世纪70年代,家里有什么事情,记得爸爸妈妈都是让过路的人捎个话,最远的一次捎话是让一位亲戚给我舅舅捎话捎到了新疆,大约几个月后,舅舅来信说“昨天见到祥子,你们捎的话都带到了”。
  1987年,我从无锡参加完文学院改稿会,独自在离家14年后返回甘肃老家。因为离家的时候,我只有5岁,姐姐怕我找不到家,出发前告诉我一个好办法,就是到乡里的广播站,请那里的人帮着在喇叭里喊一下,家里人就会来接了。那时候,每个村里都安着一个大喇叭,通知开会、找个人啊什么的,只要在那里一喊就可以了。果然,小弟在两个小时候后“应声而来”。
  上个世纪90年代初,我到江苏油田不久,就发现许多年轻人开始流行用BP机,不过能用上的人不是很多,腰间挂上一个,便顿时感到自己时髦了许多,碰到熟人或朋友更是忘不了抛下句“有事CALL我”!
  紧接着是“大哥大”亮相。虽说是绝对的奢侈品,但是只要谁拿着像砖头一样大小的“大哥大”在马路边大声喊话,其回头率极高。很快,“大哥大”变成了“水桶”,又缩成了“掌中宝”,并且有了翻盖机。
  越来越多的石油人加入手机一族。不过在当时,对于工薪阶层的我来说,昂贵的话费,使人只有不得已的时候才会打几个电话。近几年来,随着资费的调整,手机早已成了一种大众化的通讯工具,而且手机的功能也有了日新月异的变化。同时,又伴随着电脑的普及,往日流行的一句“有事CALL我”也逐渐被“有事QQ我”所替代。
  一滴水足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。在通讯方式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改变中,我感受到了改革开放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巨大变化。

 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08-11-25三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