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一元钱”的故事
作者:星雯
时间:5月7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3076 文章ID:220

    记得,那还是在二00一年油田局机关搬迁扬州后没几个月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 一天,我带着年满五周岁的女儿来到扬州广电中心大门口的“等车亭”。太阳照耀大地,把地面烤的火辣辣,炎热的让人口干舌燥,天空中没有一丝风。我抱着还在治疗康复中的女儿在那儿等车,由于出门时匆匆忙忙,忘记给口袋里装点零用钱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辆又一辆的“12路”车过去。望一望周边又没有可以兑现零钱的银行和商店,一切引入眼帘的都是正在开发中、建设中的在建工程,只有望而兴叹。身上的女儿又不停地哭闹着,我也疲惫地、不停地哄着她......

    这时,从广电中心走出一位身材姣好,齐肩中短卷发的女同志。她缓缓地迈着轻盈的步伐来到“等车亭”,转过脸来望一望我怀里的女儿,微微一笑。嘴角下两边的“小酒涡”霎时好看,有棱有角稍微上翘的嘴角格外醒目。一双有神韵的大眼睛,是那样的迷人。

    她用温和而甜美的“扬州话”对我说:“你们上那瓜(儿)?”

    “我们到江都邵伯。”我用普通话委婉地答道。

    她听后轻轻地点了点头,又问:“你们是油田地(的)?”

    “恩!”我轻声的应答着。

    停了片刻,一辆“12路”车开过来见没人上车,赶紧开走了。瞧见这情景,她很好奇又着急地说:“杠(刚)才‘12路’车是往文昌国(阁)方向地(的),你们怎么不上呢?”

    “我忘记带零钱了。”我小声地莺语道。

    “哦!”她恍然大悟般地应了一声,就没有再吭气。

    大约过了八分钟,有一辆“12路”车疾驰地来到“等车亭”,这位女同志再一次望了望我,又瞧了瞧我怀中的女儿,赶忙从她的手提包里取出“一元钱”,塞到我手里,并用随和的扬州方言对我大声地说:“你们赶紧上这趟车,这是我借给你们的钱,拿着!”说着就把我往车上推。我此刻被这突如其来发生的事,激动地连话语都说不出来,拿着她给的“一元钱”,赶紧奔上了车,连句“谢谢”都没有来得及说。上车后,在投币那一刻,我有心的望了一眼硬币是“2001年”印制的。我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,女儿望着我眼角边流出的泪水,用她那柔软的小手为我抹去,搂着我,并悄悄地伏在我的耳边说:“妈妈,你刚才忘记了跟借给我们钱的那位阿姨说声‘谢谢’了。”我这时才转过神来。是啊!刚才怎么忘记了呢?我拍了一下自己的头,很懊悔!也不知“她”姓什么?在哪儿上班?......

    回到家已经是六点半钟,我赶忙放下女儿和背包,把女儿轻轻放在电视旁让她看节目。约过片刻钟,女儿跑到厨房间,拽着我来到电视机前,指着屏幕里一位女同志说:“妈妈,你看,这是今天借给我们钱的那位阿姨。”我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对女儿肯定地说:“没错!就是她。”我终于从电视里认出了她,知道她姓杨,名华,是扬州电视台一名节目主持人。

    事情过了几年,如今我也是扬州人了。每次看到女儿书橱里的“2001年”的“一元”硬币,就勾起往事,让人记忆由心,激动不已。

    “一元钱”,钱虽小,但是它透出一个人的品质内涵,一个人的大爱真谛。爱是不能比的,爱是无私的,爱是默默的,爱是无价的,爱就是奉献!
 


文章出处:星雯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