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信
作者:王惠芬
时间:4月7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915 文章ID:1362

    我和父亲的书信往来不知不觉坚持了30多年,那时,书信成为我生活中的一种期盼,一种爱的温暖。
   
    1966年9月,我接到了江汉石油学校中专录取通知书。父亲送我到接待站:“离开家以后,要多给家里写信,要学会一个人照顾自己……”他反复嘱咐我。从此,我和父亲就开始了频繁的书信往来,年年岁岁,从不间断。
   
    进石油学校第二年,我到玉门油田参加培训。父亲来信叮嘱,语气里满是不安:“你千万注意安全,不懂的问题要多请教,晚上不要独自出门,走到哪里都要有同伴陪着啊。”
   
    1973年,我参加胜利油田会战,工作繁忙,条件艰苦,又正值我怀孕生子,坐月子期间,父亲又来信千叮咛万嘱咐:“你要好好照顾自己,多增加营养,月子里不要下凉水,不要久坐,不要看书写字,不要被冷风吹,更不要太劳累或是急躁……”我也不知道平时不苟言笑的父亲是怎么知道这些知识的,想来也许是他听从了母亲的嘱咐。父亲将对我的关爱融进了字里行间,让我感受着父亲的温暖。
   
    1975年,我又来到江苏油田参加会战。由于条件艰苦没有住房,我将幼小的孩子送回了老家,托公婆照顾。父亲知道我牵挂孩子,就和同事送货下乡,走七八里山路,来到亲家家看望外孙。父亲来信告诉我,孩子生活的很好,又长高了,调皮着呢,让我安心工作,不要担心。看到父亲的信,我悬挂的心才平静下来。
   
    紧张的会战中,我追求进步,积极向党组织靠拢。不久,父亲来信告诉我:“你单位来函调查家庭情况,我已请大队党支部书记办理此事,并将家庭情况证明寄到你单位。”1976年10月,我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。父亲得知喜讯后很快回信:“祝贺你加入党组织。希望你今后更加努力工作,用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做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。”他语重心长的话语伴随我在工作生涯中一路前行。
   
    1991年,我生病了,且一病就是两个多月,因为怕父亲担心,也就没有写信告诉他。没我的信,父亲焦急地连续给我发信。终于等到我的身体恢复了些,给他回信说生病了。父亲连忙给我汇款过来,他说:“我早想到你是有事了。”他安慰我,让我好好养病,还要求我,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及时告诉他。我理解父亲对我的担心,更明白他对我的爱。
   
    2001年9月,我陪父亲到北京旅游,天安门、长城、颐和园……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。看得出父亲玩的很开心,拍了很多照片。我将胶卷在北京照相馆洗出,放在两本影集里。回来后,我又在邵伯油区为父亲拍了一些以油田景色为背景的照片。过完国庆节,父亲要回去了,那天,我依依不舍送父亲到江都汽车站,坐上去武汉的长途汽车。
   
    父亲把这次旅游当作他这辈子最快乐的事情。回到老家,他来信对我说:“我把影集给亲戚朋友和左邻右舍看,他们都很羡慕我见了大世面,还说你很有孝心。我告诉他们,我女儿是油田的石油工人呢。”父亲的信里蕴藏着骄傲和自豪。看得出,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,对女儿的一点点回报,都感到那么的幸福和满足。
   
    2009年4月30日,我打电话回去,听到是母亲的声音,问候了母亲的身体。我让父亲接电话,只听到电话里父亲的哭泣声,没有说一句话。我忍不住泪流满面,不知说什么才好。父亲病了,路也走不动了,渐渐失去了语言表达能力。我再也听不到父亲的亲切话语,更收不到他的书信了。
   
    2011年4月23日,父亲永远离开了我,整理遗物时,发现我和父亲的通信,竟塞满整个抽屉。父亲走后没两天,我在梦里梦见他,对他说:“您需要什么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梦醒,我泪如泉涌,父亲还需要什么呢?什么也不需要了吧?只是需要我们对他的一份思念。今年清明,我把这份思念融进书信里,让春风送给天堂里的父亲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4-04-03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