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战中的元宵节
作者:王惠芬
时间:2月18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563 文章ID:1187

    1976年2月14日是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,这是江苏油田会战初期的首个元宵节。
    那时,会战条件十分艰苦,没有住房,我们将幼小的孩子都送回了老家。我和赵师傅、戴师傅同住一间集体简易宿舍,同在运输处修保厂上班。
    俗话说:“三个女人一台戏。”我们三位女同志团结奋战,在元宵节这天紧锣密鼓上演了汽车为舞台的修车戏。这天,我们修保厂二班同时进厂三台保养车。为了尽快让车辆出厂,班长交给我和赵师傅、戴师傅保养3002大吊车的一保任务。
    大吊车停在了修车场地,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忙碌起来。我爬上大吊车驾驶室,拿着棉纱清洁玻璃。
    凝视前方,高耸的大吊车巨臂雄伟壮观,好似一条昂首的巨龙翱翔天空!“大吊车,真厉害,成吨的钢铁,轻轻一抓就起来!”是啊!大吊车在油田会战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,前线井队搬迁,沉重的钻杆、井架、板房,哪一样不要使用大吊车的威力呀!我要把玻璃擦得光亮透明,让司机师傅操作起来视线更清更远。
    接着,我又拿起黄油枪打黄油,给大吊车注入润滑剂。大吊车四周和转盘的黄油嘴好打,而最难打的是汽车底盘的黄油嘴了。记得在胜利油田河口修保厂,我就拿着沉重的大电钻,钻到汽车底盘里取断螺丝,这是技术活,又是体力活,那才真是一个累!此时,赵师傅拿来一张大草垫推进汽车底盘里,我顺着草垫爬了进去,接过赵师傅递来的黄油枪,寻找着黄油嘴,找到一个,便左手拿着黄油枪对准黄油嘴,右手用力压进黄油。打完一个,像仰泳似的继续朝前一步,细致地再找黄油嘴。就这样,我一个接一个的坚持打完,决不漏掉一个。
    当我打完所有的黄油嘴从底盘爬出来时,工帽工衣都沾满了油污。这时,赵师傅、戴师傅拿着棉纱连忙给我擦油污,看着我笑着说:“看你都成花脸啦!”“你的脸上也有油污,你的也有啊!”我们三人你看我,我看你,哈哈大笑起来。
    虽然很辛苦,但是我们没有歇息一会,连续作战。三人分头将大吊车全面检查一遍。车下四周的轮胎、挡泥板、螺丝是否松动拧紧,车上平台上的转盘、车门、玻璃是否好使校正,表面脏污是否全部清洗干净,漏掉的重新擦一遍。经过一番细致的检查保养,大吊车面貌焕然一新,当天检验合格就顺利出厂了。
目睹大吊车缓缓驶向前线,我们疲惫的脸庞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    夜晚,我们的厂部没有张灯结彩,没有烟花炮竹,只有厂房里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和机器的轰鸣声。
在这元宵佳节之夜,我们不能与家人团聚,就连问候一声也听不到,因为那是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的年代。我们只有把思念默默地埋藏在心里,祝福千里之外的老人孩子节日快乐、安康!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19-02-13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