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田《房事》系列写真集之二:青年夫妇的房事(干部篇) 
作者:油头油脑
时间:11月22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3913 文章ID:104

我   机关干部
妻   机关干部
儿   幼儿园

    


  【盗摘&导语】爱情,让我拿什么来相信你?金钱,让我怎么能不崇拜你?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,我们高唱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,惟有物质是我们的亲爹娘。物质之外的美丽,早已经被忽略、忽视或者视而不见…………

  初冬的黄昏,邵、真油区已逐绽寒气。

  “爸爸,我们家什么时候搬扬州住啊?我们班有几个小朋友都转到扬州幼儿园去了耶。”

  “嘿嘿!快了快了,2008年老爸和你在扬州看北京奥运会盛况。”我望着天真的儿子,心头浮涌起丝丝苦味….

  我是一名大学生,曾经被誉为天子娇子,如今却坠入凡尘。一毕业,便面临着全国普及的就业压力。好不容易落户江苏油田谋到一份稳定的工作,通过几年的努力,却又要面临一个共同的烦恼,那就是:扬州江阳的房子。

  听老前辈们讲,他们从结婚到现在,住房从单间宿舍、小户、中户到正规房倒腾了好几回,不少油田人都有过这种感受吧?过去,要没房子大家都没房子,要住小房子大家都住小房子,谁也比谁强不了多少,就是过苦日子,也苦的心安理得。

  现在世道可不一样了,有人住进了豪宅,有人却还没有房子住,这一比较,心里能平衡吗?

  我的一个同学从事房地产推销工作,说这个行业潜规则太多了。不说你是不知道,要是一说还真能吓你一大跳,比如这个实测面积、得房率、绿化率、容积率什么的,这里面都有学问,反正你一定要记住一条,从南京到北京,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,做生意要是不会骗人,怎么能发财?

  我们夫妻俩好孬也是干部,部落意识很强,所以,就是咬紧牙关,勒紧裤腰带,贷款,也得买套江阳房子回来,虽说是所谓油田福利性集资房,可价格确实比本地区一些商品房还贵,我和妻硬着头皮选个以C型的,太小了…怕同事们笑话。  

  十五号,江阳房子开始分房号了,我们被编入“八大队”人员中排队就序,就等通知交款定房位了。大家都买房子了,钱也借不到,只能贷款。我想:只要油田不破产,只要没有天灾人祸病害、只要我还有长资或升旗的机会、只要努力….10年清债还是有信心的。

  我和妻是同学。那时,我俩在大学里就提前完成了从一米阳光到零距离的过程。

  有句古话说的好:男追女隔座山,女追男隔层纱。妻在我们学校,算不上特别漂亮。不过,理工系里无美女,能长成妻这样,已经很不容易了,加上我们所在的系严重阴阳失调,就拿我们班来说吧,三十五个同学,只有六位女生,严重僧多粥少。所以,在我们班,上自习替她占座的、进饭堂替她排队的、整天冲她眉飞色舞的傻瓜不下十多个。我,当然也是众多傻瓜中的一个,嘿嘿….当然还是我持玫瑰花的手关上了她――爱别人的门。  

  跟我们同龄的年轻人买房子结婚,大多是靠家里人资助。而我跟妻的家里,却又都比较困难。我父母在内地小县城里上班,工资较低,供我上大学,就已经让他们感到很吃力了,何况我还有个弟弟,去年刚考上大学,又够我父母愁上好几年的了。妻家里,比我家还困难,她爸妈前些年厂子倒闭,双双下岗。嗨!买房子,一切只有靠我们自己努力。

  一学弟刚来油田不久,却对我感叹人生:“TMD什么知识改变命运,在这里只有关系改变命运!本想看看能不能娶到油田大官的女儿,一查,不是孩子他妈,就是未成年少女!要是娶到了,NND至少可以少奋斗二十年。”

  一位机关老科也曾语重心长对我讲:在企业机关工作就是一个字――熬。往后一看,全是基层的脑袋,往前一看,全是领导的屁股。

  在油田的环境中,觉得自己麻木了很多。人越长大,就越习惯压抑内心的真实感受;不在放声大哭放声大笑,什么都只是淡淡地点到为止,再也找不出释放伤感的出口。就是一滴泪,在渗出眼眶之前,已经悄悄蒸发......

  最近,油田石油山庄网坛上的网友们就房事展开“华山论剑”,其中“卖夫买房”的帖子让我大感幽默,我对妻说“如果可能,你会卖我吗?”妻说:“我又不是灭绝师太,不管今后怎么苦,我会跟你1314。”
 


文章出处:石油山庄业主论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