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到四十
作者:低调
时间:7月1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771 文章ID:1037

    前几天,突然接到老家大姐的电话,问我四十岁的生日怎么过。我这才记起来,自己的生日到了。对于四十岁生日,年初我就决定不请客,让它就这样悄悄地过去,以至于这阵子忘了这码事。

    现在,老姐的电话又让我有了深深地激动,浓浓的亲情萦绕在心头。姐妹兄弟几个与我的年龄相差较大,连最小的小哥也与我有了代沟。现在老妈妈不在了,原以为所有人都忘记了我的生日,却想不到比我大两轮的大姐还记着。随后两天里,其他的哥哥姐姐也都陆续地打电话来问候,原来是大姐告诉他们的。我说你们过来玩吧,生日是不过了。

    几个电话的前后,让我感觉从此走上了“四十”的旅程,彻底告诉了“三十”的光阴。在亲情包围的同时,也知道了一种叫失落感的情绪。想想已离家二十年,一晃就到了四十岁,再看看两鬓已不知何时染了几多白霜。原本一直沉浸在三十多岁的我,始终没有意识四十岁居然会有威胁。还记得去年有一次,我发现脑门上翘出几根白发,就让老婆揪掉它。谁知老婆看了我的两鬓后讲了一句话,只让我半天没缓过神来,“真让我揪啊,揪成光头不要怪我哦。”

    人到四十,有句话直冲脑门----“四十不惑”。回头看看,常说“三十而立”,而我在三十岁时,工作没几年,立得不漂亮,十年过去了,经历世事磨炼,如今格局已定,工作相对安稳,既发不了财,也没有多大的负担,更可以隐约预见今后的路,除了工作上再奋斗十年,就是全力为三个女人服务好------老婆、女儿、丈母娘!也许,这就是所谓的“不惑”吗?!

    尽管心中有失落,但还是举行了小小的庆祝仪式。在接到大姐电话的第二天晚上,我就叫上一家四口人到饭店吃了一顿,喝了四瓶啤酒,算是迎接“四十岁”的新生吧。

    而在我心中,有首歌一直在来回地唱,“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,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,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,看世事无常,看沧桑变化!”


文章出处:辰风博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