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的“情话”
作者:王广权
时间:2月27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749 文章ID:1317

    情人节到了,我对我和老伴一个多甲子的情话做个回忆。

    人们普遍认为,情话是男女之间相互爱慕的表白,是心灵之间的亲切交流,这些,都可以在许多小说和散文作品中能见到。但是,在我与老伴60多年的现实生活中,对“情话“二字却有不同的见解。愚以为,情话不应当是肉麻的互相吹捧,更不是虚情假意的温柔。我们俩在60多年的相处中,把“情话”二字体现在工作上的严格要求,生活中的艰苦朴素,家庭里的尊老爱幼,理想中的知足常乐,晚年时的互敬互爱等。看起来平平淡淡,但确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走了过来。我俩结婚前后的情话虽不多,但记忆尤深,实难忘怀。

    1960年初,她在采油工段当班长,我挂职工段上的党支部书记。那天,我刚放下背包就去油井查岗,她不认识我,当场就怼我:“这是油田井场,你东张西望什么?” “我是三工段的,刚来。”我笑笑解释。她又说,“我们工段就几十号人,我怎么没见过你?”幸好后面有段长赶来帮我解了围。初次见面,她那泼辣严格、坚守岗位的形象,给我留下抹不去的记忆,我那种放下行李就上岗检查的雷厉风行作风,也给她留下不错的印象。在一次组织收油的活动前,我发现他们班少一人,查问原由,她理直气壮地回答:“她例假。”我有点生气:“什么例假?谁批准的?”“国家。”她不紧不慢地回答。僵持中,段长拉拉我的衣袖说,这事以后再说。事后,段长告诉我,成年女孩每月有一次特殊情况,不宜下水作业。明白情由后,我觉得很是惭愧。在这件事上,我觉得她由于对身边同志的关爱,敢于同上级据理力争,这是无私无畏的表现,便对她产生了敬仰之心。而她对我这种天真无知也觉得奇怪和好笑。仅一年时间,这两件事让我们之间互相有了印象,虽不是柔情蜜意,但也是一种另类的“情话”。

    组织的关怀和牵线搭桥,1962年我们在大庆成婚。那时工作很艰苦,生活很困难,两人工资不足100元,她在晒图室,我在组织科。婚前她说:“男婚女嫁是人之常情,我没想要你一针一线,现在会战艰苦,没有节假日,生孩子也没产假,结婚就是把两床并在一起,互相关心取暖,吃饭两人可以少买一个菜,省一个钱是一个钱。我们现在千万不能要孩子,有孩子拖累,既影响工作,又增加负担。”这一番话,情深意厚,高瞻远瞩,让我永生难忘。这难道不是“情话“吗?

    后来,我们生了两个孩子,又为别人抚养了三个孩子,加上双方各有两位老人,11人就靠我俩100左右的工资。我在组织科常出差外调,经济显得很紧张。她有一天对我说:“《西游记》里铁扇公主对牛魔王说过,女儿无夫身无主,男儿无妻财无主,你我结婚了,工资应由我来筹划。”她多次提醒我:“成家好像针挑土,败家尤如浪淘沙。”“拆屋一顿饭,砌灶三斗米,你我把钱要花在刀刃上,能省一定要省;钱要算着花,不能花了算,不会算穷一辈子。”这些话好像庙里老方丈念经,几十年不知重复多少次。我把这些话,印在头脑里,落实到行动上。有一天,我忽然醒悟:“啊!老伴叨叨是首歌,是真情实意的情歌。”

    后来,孩子们先后工作,父母相继辞世,我们的生活得到了改善。她说:“我们现在不愁吃、不愁穿,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,要知足常乐。”她还说:“年纪大了,身体是本钱,健康是效益,好好活,一年收入几万多,不要和张三李四比高低,记住往日的许多苦,就会懂得当今多幸福。”

    60多年的相处,我们之间的“情话”有别样的风采,那情是刻骨铬心的深厚,那话是掏心掏肺的坦诚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3-02-24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