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进瓜洲
作者:张强
时间:8月30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049 文章ID:1299

    “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洲古渡头,吴山点点愁。思悠悠,恨悠悠,恨到归时方始休,月明人倚楼。”小时候,读到白居易这首词的时候,知道了距我家乡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瓜洲,瓜洲有一个令人发思古之幽情的古渡。

    今年夏天,在知了拚命鸣叫的夏天,乘朋友车来瓜洲的时候,司机竟很神奇地将车停在了华东石油局技工学校校门口。

    走进这所技工学校?如果时光倒流43年,如果人生可以选择,我还是有机会的,只是可惜,时光不能倒流,人生没有如果,我当时选择了江苏油田的技工学校。

    继续驱车前进,走进一家石油企业时,没有想到的是,我遇见了我“自己”,具体地说遇见了曾经一个单位的同事,一个与我同名同姓的人。曾几何时,我帮他的妹妹主持过婚礼。怎么会在瓜洲第一个遇见“自己”呢?直至行文时,我都感到这种巧合有些许不可思议。

    在瓜洲,认认真真与一个和我有相同部门工作经历的人,聊了聊往事,我记住他,是因为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,他大学毕业不久,在油田试采二厂工作期间,在过界首渡口时,勇敢地跳入大运河去救与他素不相识的人。30多年过去,说起他当年勇敢的一跳,他依然感慨:当年的年轻,当年的勇敢,使人有一种一定要救人的信念。

    面积只有16平方公里的瓜洲,有一个《春江花月夜艺术馆、张若虚纪念馆》令人留连忘返,在这个馆里,我们知道了瓜洲古镇的前世今生,知道了瓜洲古镇,因为长江水流向的变化,从康熙年间至光绪年间已淹没在了长江之中,知道了现在瓜洲是由光绪年以后形成的。

    在纪念馆里,我的朋友向慕名而来的新疆游客,向从西北油田慕名而来的游客义务讲解了《春江花月夜》为什么能够孤篇盖全唐的理由,讲述了“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。”的哲学情思。

    《春江花月夜》孤篇盖全唐,有人有充分的理由这么看。在朋友与不期而遇的西北油田同行讲“诗的哲理,哲理的诗”的时候,我在努力地回忆着我在西北油田经历的往事,回忆着西北石油人“塔河之下找塔河”所作的努力,我还努力回忆着一个接待我的同行的名字,只是可惜,一时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。

    世界那么大,我要去看看。世界那么小,小到在只是16平方千米的瓜洲,能遇见“自己”,在只有七八百平方米不到的纪念馆里,能遇见千万里之外的西北油田的同行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2-08-26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