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陪我上班
作者:万明
时间:8月16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452 文章ID:1297

    我父亲是石油工人,我是不折不扣的“油二代”。我生活的地方随处可见抽油机、采油树、井站。儿时,我每天耳濡目染的是父亲穿着厚重的工作服,蹬着老式而笨重的自行车穿梭于井场间,闲暇时与同事们谈论我听不懂的产量、含水之类的字眼,父亲用无言的行动传承给了我。

    十八岁,我石油技校毕业,成为一名石油工人,继承了父亲的志愿,延续了父亲的石油梦。

    刚上班不久,我被分配到原安徽采油厂潘庄班组倒班,当时每口井原油是直接进入单井储油罐,然后经过燃煤加热到一定温度时再进行倒运。初来的我,对加热的技术并不熟悉,虽然经过师傅的讲解和演练,但还是不能将炉火的温度烧到最佳,我便打电话询问父亲。父亲接到电话后没多言语,只说,你等我去看看。

    那是冬天雪后的下午,还未化冻的小路已结上一层薄冰,刺骨的风吹在脸上隐隐作疼。我在井场边的油罐旁,慢慢用水搅伴着煤,等着父亲的到来。远远看见,父亲还是骑着那个已破旧的自行车晃悠悠地来了。他下车打开炉火门,观察炉膛里的炉火后对我说:“今夜我陪你上个班吧,你现在多和一些煤,用草包盖着,晚上天冷以防冻住。”

    天已渐渐黑了,父亲陪我到了值班室并未闲下来,而是指导我将录取的生产数据立即填写在报表上。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地走着,突然闹钟响了,我一怔:“到点了,赶紧出去巡井和加煤。”他拖着疲惫的我走出门,严厉地说:“打起精神来,石油男儿要有铁铮铮的样儿。”父亲扛着铁锹向井场走去。一夜下来,炉膛的火烧得很旺,父亲的精气神更旺,丝毫没有倦怠的神色。那一刻,我看着父亲的背影,懂得了很多……

    随着岁月的流逝,我从一名采油工到班长、高级技师、副主任,所经历的种种都不曾忘了父亲陪我上班的那一夜。父亲教会我一名石油人所具有的勤劳、责任、务实、上进的工作作风。

    父亲用一辈子坚守了石油人的职责,如今延续给了我,让我按着他的足迹一直走下去……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2-08-16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