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青的芦苇
作者:邓遂平
时间:6月20日 打开新窗口浏览本页 浏览:1476 文章ID:1290

    江苏水网密布,芦苇丛生,工作之后就与芦苇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   
    刚工作时在曹37打井,每天炊事员都会按时把饭送到井场。有一次炊事员把饭送到井场后,忘记带筷子了,炊事员刚要回去拿,却被班长叫住了。原来井场旁边就有一片芦苇,只见他随手从旁边掰一根细长的芦苇,拨开外面一层绿色的叶子后折成两节,就成了一双筷子,他说这样又干净又省事。大家都学着他的样子,用芦苇杆当筷子,看着大家并排蹲在芦苇下狼吞虎咽的样子,真香。
   
    那年夏天,我们在富民打井,由于宿舍周围不是沟就是河,下班后也没有什么去处。一天傍晚,我和一位同事走在一条长了许多芦苇的河畔散步,忽然看到一条小船静静地停靠在河边,用绳子简单地系在芦苇根上。我们便兴奋地解开绳子划起船来。我是第一次划船,由于没有掌握方法,划了几下,船却在原地打转。同事接过船桨,熟练地把船划走了。我们在河中飘荡,夕阳下,看着远处“A”字形井架,在田野里显得格外壮观,别提多兴奋了,忘记了一天的疲劳,于是大声地唱起《洪湖水浪打浪》来。没唱几句,就听到河岸上有一个老乡追着我们喊:“我的船……”
   
    在邮1井施工的时候,由于在高邮湖里,为了保证安全,大家都住在船舱里。晚上湖水拍击着船体,发出巨大的声响。刚开始怎么也睡不着,上班时也无精打采。时间长了就习惯了,下班后很快也能在涛声里安然入睡。这口井在钻进中卡钻了,持续的高温,连续的起下钻,每个人心情都不好,大家脸被晒得更黑了。完井的时候,井队由陆路搬迁,我们从湖滩的芦苇荡里开辟了一条出去的道路。那天下着小雨,为了防止设备被水淹,必须尽快搬出湖区。重型卡车轰鸣着开进了湖滩,可是拉着设备走出芦苇丛的时候,由于土质松软,有的车辆轮子陷进烂泥里,大家砍了许多芦苇铺在轮子下面,卡车才挣扎着开了出来。搬迁结束时,天已经快黑了,看着身后的那片浩荡的芦苇,以及奋战几个月后重新恢复安静的井场,一种无以名状的惆怅从心中陡然升起。
   
    刚到高集油田上班时,油井不是很多,湖滩里的芦苇也很茂密,每次巡井都要穿行在高大的芦苇丛里。由于湖滩面积大,每巡一口井都要爬上近10米高的平台,比在陆地上巡井辛苦得多。上班累了,可以坐在芦苇下歇一歇,只不过不知什么时候,会从芦苇丛里窜出蛇或者野鸡之类的动物,吓人一跳。后来,随着高集油田不断开发,油井越来越多,加上老乡每年都在湖滩开荒种麦子,芦苇也就越来越少。现在高集湖滩几乎看不到芦苇了,但是这里却建成了华东地区最大的陆地水上油田。
   
    现在虽然不在一线班组上班,但是每当看到芦苇,我内心深处便会有一种悸动,那青青的芦苇,伴随我走过年轻的时光,更让我体会到石油人的酸甜苦辣,芦苇已经成为我生命里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2-06-17四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