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作业兄弟
作者:刘刚
时间:7月8日      打开新窗口游览本页 浏览:562 文章ID:1377

石油工人特别辛苦,在所有行业里面,石油工人的辛苦程度排第三位,辛苦指数4颗星,仅次于煤矿工人和铁路工人。在石油工人里面,我认为井下作业工的劳动强度甚至超过了钻井工,在电视和网上每每看到关于井下作业的视频和文章,我都感慨颇多,因为我是一名石油工人,更是工程中心作业队的一员。

“钻井苦,作业累,最苦最累作业队。”“夏天一身油战三伏,冬天一身冰战三九。”像这样话语还有很多。因为井下作业工是一个高危工种,常年在野外施工、环境恶劣、劳动强度大、工作单调枯燥、容易患职业病……似乎有数不完的缺点。所以很多人不喜欢这个工种,也不喜欢从事这个工种的人。但井下作业工被誉为“油井医生”,正是有了他们,抽油机才能正常运转,才能源源不断给国家提供大量原油。他们日夜奋战在生产一线,用辛勤的汗水为油井延续青春,用智慧为能源事业增光添彩。

2004年我实习结束,那一年井下作业处成立,我被分配到了号称“魔鬼军团”的作业二队。队部位于闵桥镇施尖村,主要负责采油三队的油水井维护、措施作业。工作一段时间后我知道了“魔鬼军团”的由来,那就是干活猛,人人都是拼命三郎。维护作业占井周期不超过48小时,工作模式为第一天搬迁到井,起杆管,第二天打刺上料、完井。后来听同事讲,以前干活几乎没有吊车,所有过程都是人拉肩扛。当运载油管的卡车无法驶进井场时,油管就需要作业工人一根根抬进井场。后来又听老师傅讲“十三光头战卞杨”的故事,知道这一切后,我的灵魂再一次被震撼了。我想只有最具奉献精神和吃苦耐劳品质的人,才能胜任井下作业工作,他们奉献了青春,把满腔热情洒在了荒野。

井下作业工是一个普通的群体,很容易被人遗忘。在没有鲜花和掌声的作业现场,他们默默无闻,任劳任怨。有时井内气大,被喷的一身油污,蓬头垢面,晚上洗澡时还得需要汽油或柴油才能将头发洗净。他们并非头脑简单四肢发达,他们当中不乏高学历、高职称的技术人才及能工巧匠。他们常常因为下班晚,不能每天回家。有时他们为了施工质量,在现场大吵、争论,但下班再次见面后,又变得格外亲切。他们热爱生活,重情义,有担当,对家的认识比其他人更深入骨髓,对家的渴望也更炽烈,对家庭的付出也远远超出其他行业的人。

中国有句老话: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。可他们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这个职业,无怨无悔。他们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下,战严寒斗酷暑,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,用勤劳和汗水保证油水井正常生产。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,那就是要像石油一样,燃烧自己,造福社会,用汗水滋润生活,用勤劳讴歌岁月。

正是这些可敬可爱的井下作业工,无论寒暑,不分昼夜,披星戴月,餐风饮露,常年奋战在生产第一线。虽然井下作业工在平均年龄40岁以后,身体大都会落下一些职业病,但他们依然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,夜以继日,默默奉献着一切。

井下作业工,你们是油区间流动的一道亮丽风景线,是你们给人们带来了光明和温暖,唤醒了井下沉睡的精灵,给祖国和人民创造了财富,你们是当之无愧、可歌可泣的无名英雄。


文章出处:江苏石油报2024-07-05四版